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功夫資料資料集錦
搜索: 標題  

“劍”的由來

[日期:2018-11-01]   來源: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劍,古之圣品。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藝精深,遂入玄傳奇。實則因其攜之輕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歷朝王公帝候,文士俠客,商賈庶民,莫不以持之為榮。劍與藝,自古常縱橫沙場,稱霸武林,立身立國,行仁仗義,故流傳至今,仍為世人喜愛,亦以其光榮歷史,深植人心,斯可歷傳不衰。 

    盡管劍的實用價值和顯赫軍事地位,只存在于青銅器時代和鐵器時代初期,但劍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影響力卻從未削弱,尚劍之風發展為以“劍”代“武”,后來與俠文化相結合,形成了獨特的劍文化。 

    早期鑄劍比鑄造其他兵器難度大,特別是鑄造需經特殊工藝的寶劍更加耗時耗力,因此只有有權勢的人才能獲得寶劍,劍于是成為帝王君主權利威嚴的象征。 

    在十八般傳統冷兵器中,劍被稱作“百刃之君”、“百兵之帥”。在武行中劍多作為防身性兵器,由于攜帶美觀,所以名士貴族多佩劍,久而久之劍被大眾視作有智慧、有內涵、有身份的兵器。 

    在大多數武俠小說中,名門正派的大俠總是使用寶劍,以此區別于使用暗器、毒藥的旁門左道;負劍行俠則意味著光明正大地快意恩仇。也只有劍的風雅氣度和舞劍的表演性,最能給武俠作家提供空間去營造他們的詩意江湖。 
劍修長光潔的形態頗具優雅氣質,自古還受到文人的特殊青睞,不僅以劍抒懷作詩詠嘆,更佩帶操練。 

    李白終生以劍匣相伴,十五歲在峨嵋學劍,自稱“我家青干劍,操割有余聞”,“劍非萬人敵,文竊四海聲”。杜甫從二十歲開始挾劍浪跡天涯,表達自己“拔劍欲與龍虎斗”的氣概。 

    經過道教的神化與文人墨客的寫意化,劍已不再是一種單純的兵器,而被賦予了正義、正氣的道德倫理色彩。到了人人佩劍、家家懸劍的唐代,劍俠小說的出現讓劍文化與俠文化融合一體,負劍行俠的形象從此深入人心。 

    劍的來歷要追溯到軒轅黃帝時代。據《黃帝本紀》記載:“帝采首山之銅鑄劍,以天文古字銘之”;又有“昔葛天盧之山發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為劍鎧”之說。該記載表明,黃帝與蚩尤的時代便已經有了劍。黃帝于公元前2704年建廟,國號有熊氏,當時尚系初入青銅器時期,但由此推知,劍之出世極為古遠,歷史悠久,故后人稱之“短兵之祖”,確可當之無愧。 

    遠古時期的武器的設計和制造尚處于初始階段,《淮南子·汜論》所述:“古之兵,弓劍而已矣,槽矛無擊,侑戟無刺。”為利于在山地叢林中奔躍和近戰,那時人們普遍習慣使用短兵器。劍是短兵的一種,脫胎于矛形刺兵及短匕首,始原于殷商以前,形極為短小,僅有短平莖,而無管筒。古人用此劍插腰,輕便易使,直刺旁擊都能運用自如,抵御匪寇與野獸都是必不可少。到了周代,尤其是春秋、戰國時期,構造簡單容易制造的劍已成為主要短兵器,成為社會各階層必有之佩備。連馮諼與漢初的韓信,雖然貧至無食,也仍然隨身攜帶。著名的有干將、莫邪、龍泉、太阿、純鈞、湛盧、魚腸、巨闕等。春秋時的龍泉劍,仍有一只藏于故宮,至今仍很鋒利,證明我國在劍的制造和使用上,有著很悠久的歷史。 

    至東周時期,西方大陸此時仍處在蠻荒時期,但是中土的冶銅工業已經非常發達。工匠大多以銅鑄劍,造就出一大批劍質頗佳的精品,制劍技術亦逐漸進步。依據《考工記》的記載,戰國時期的工匠以累積了足夠的經驗,能充分的掌握冶煉青銅的技術,按照器具不同的用途,合金中的銅與鉛、錫比例也有所不同。這樣的冶煉技術領先西方國家近千年。 

    早期的青銅劍約在商朝即已大致成形,最初僅長十余公分,直脊雙刃,劍身扁闊,柄以木片夾束,亦無劍格,而后發展出固定的形制,主要由劍身與劍莖兩部分組成,每一部位都有名稱。劍身前端稱“鋒”,劍體中線凸起稱“脊”,脊兩側成坡狀稱“從”,從外的刃稱“鍔”,合脊與兩從為“臘”。劍把稱“莖”。莖主要有扁形與圓形的兩種。莖和身之間有的有護手的“格”,又稱為“衛”。莖的末端常有圓形的“首”或“鐔”。莖上有的有圓形的“箍”。莖上常以繩纏繞,繩稱為“緱”,劍柄尾端旋環稱做鐸。劍鞘也謂之“室”。短劍也稱“匕”。考究的青銅劍的首與格等常以玉質作成,這種劍,一般則稱為“玉具劍”。在未來的千年間,這種劍的造型逐步邁向成熟,并作為步兵的基本武器而活躍于戰場上。 

    鄭鍔更于劍有所詳解,他這樣說到:人之形貌大小長短不一,選擇不同的劍,不是為了美觀,而是要使之各適其用而已。因此分為為三等劍制,以適合三等帶劍之士,什么人用什么劍則自取其便。劍柄長五寸,劍身若是劍柄的五倍,那么就該有三尺,重九鏘,也就是三斤十二兩,長之極,重之至,故謂上制。只有高大有力的劍士可以佩帶,所以稱為上士之制。劍身是劍柄的四倍,那么劍之長則有二尺五寸,重七鏘,也就是二斤十四兩,長短輕重取其中,謂之中制。適合普通身材和力量大小的人使用,故稱為中士之制。若劍身只有三倍劍柄長短,則只有二尺,重量只有五鏘,則只重二斤一兩三分,輕而且短,稱為下制,矮小羸弱者適用。 

    上述劍制,大抵沿用于遠古,歷代仍有頻繁變更,自秦至宋,其中的變化最多。鄭鍔云:“若以秦漢之劍與宋時之劍比較,則宋時長劍有二十一寸三分,漢時長劍僅十七寸九分。宋時短劍十五寸二分,漢時短劍僅十寸五分,故宋時之劍較漢時之劍長,且品質更優”。 

    劍之用途,不只是專供殺戮之用,也用做文士飾品,不過終究是以防身拒敵為主,如劍過長則運用不便,劍短則難以及遠,過短的劍輕而沒有打擊力度,長劍重而揮動遲緩,二者均不適合實用。另外古籍有言:“漢高祖仗三尺劍而得天下”,由此可見漢代劍長不及兩尺之說應當有誤。若綜合劍史所記,大抵古劍之長,由一尺三寸至四尺多不等,其重量則為二至三斤。 

    春秋時期,互為世仇的吳越兩國卻同以鑄劍精良聞名于當世,其技術之精湛、工藝之華美,可稱舉世無匹,尤其是劍身的表面處理,不但具有神秘華麗的花紋,在兩千五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寒光四射、鋒銳如新,這種處理技術至今仍然是個謎。 

    1994年秦始皇兵馬俑二號俑坑正式開始挖掘,考古工作者發現一把青銅劍被一尊重達150千克的陶俑壓彎了,其彎曲的程度超過45度,當人們移開陶俑之后,令人驚詫的奇跡出現了:那又窄又薄的青銅劍,竟在一瞬間反彈平直,自然恢復。當代冶金學家夢想的“形態記憶合金”,竟然出現在2000多年前的古代墓葬里!這柄古劍在地下埋藏了兩千多年為什么沒有生銹呢?為什么依然寒光四射、鋒利無比呢?通過進一步的研究發現,“越王勾踐劍”千年不銹的原因在于劍身上被鍍上了一層含鉻的金屬。鉻是一種極耐腐蝕的稀有金屬,提取十分不易,但是此時的鑄劍工藝水平成為一個謎。其中還發現了一批青銅劍,這批青銅劍內部組織致密,劍身光亮平滑,刃部磨紋細膩,紋理來去無交錯,它們在黃土下沉睡了2000多年,出土時然光亮如新,鋒利無比。科研人員測試后發現,劍的表面有一層10微米厚的鉻鹽化合物。這一發現立刻轟動了世界,因為這種鉻鹽氧化處理方法,只是近代才出現的先進工藝,德國在1937年,美國在1950年先后發明并申請了專利。 

    春秋晚期至戰國可說是銅劍最發達的時期,除個別地區的劍反映了地域或民族風格外,形制上一般都開始定型。春秋晚期的銅劍,絕大部分都有劍首,并普遍出現了劍格,但具劍箍的還較少。長度一般都要在40-50厘米以上。有名的越王勾踐劍、吳王夫差劍、吳王光劍等等,都是這時期的重要作品。這些寶劍制作精美,表現了卓越的制作工藝。東周青銅劍,以吳國、越國的最為上乘,《周禮·考工記》載:“吳越之金錫,此材之美者也”。湖北江陵古墓出土的越王勾踐劍,通長55.7厘米,身滿飾菱形紋,劍格兩面以藍色琉璃鑲嵌花紋。 

    此時,鋼鐵制的兵器也登上了舞臺,或許對于青銅兵器的鍛冶技術已累積了足夠的知識,又或許摺疊鋼的技術本來就承襲自打造青銅兵器的經驗,無論如何,這個時期的鋼鐵兵器,其水準的確領先了全世界一大截,著名的鑄劍大師如:歐冶子、干將等人,鏈就一批千古名劍:干將、莫邪、湛盧、巨闕、純鉤、龍淵、太阿、工布、魚腸等,即使實物不存,它們的赫赫威名仍令我們心馳神往;《吳越春秋》中記載薛燭評純鉤劍:“光乎如屈陽之華,沉沉如如芙蓉始生于湖,其文如列星之行,其光如水之溢塘,”此外,太阿劍“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工布劍“文若流水不絕”,以及:龜文、縵理、列星、溢水、冰釋、高山、深淵、水波、珠衽、流泉等等形容,均是指劍身上的摺疊花紋而言,當我們看到古代刀劍上的花紋時,才能體會古人所言實非虛語。 

    戰國后期的秦國已經是青銅劍、鐵劍并用,同時劍的型制也有變化,長度曾加到一百公分左右,劍身狹長,表面經過仔細地研磨,并有一層鉻鹽氧化物,顯現著烏黑的光澤,能防蝕防銹,陜西秦墓出土的諸多長劍幾乎有如新制。 

    直到9世紀末,意大利青銅劍工藝仍然在這個水平上 

    鋼鐵兵器正式裝備部隊后,因為硬度和韌度都明顯地優于青銅,也由于騎兵的大量使用,配合其沖鋒陷陣、馬上接戰的戰術需要,對兵器的強度有更高的要求,所以在西漢末年時,鋼鐵兵器幾已完全取代了青銅,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在這數百年的交替期間,同時也是青銅兵器的發展巔峰,無論長度、硬度、韌度,在歷史舞臺上展現其最后的燦爛風華。 

    騎兵成為軍隊的功擊主力后,伴隨而來的是戰術的改變與裝備的革新,由于騎兵沖鋒的速度極快,單手施力的長劍固然仍能直刺敵人,予以重創,但沖力之大也足可把騎兵拉下馬來,陷入挨打的困境,因此,馬上的短兵顯然要特重其切削的性能,加上強韌的鐵器也已相當成熟,長劍于是漸漸為長刀所取代,并在漢代末期完全退出戰場。這個時期的長劍常以玉石為裝具,千年之后,長劍已朽,玉劍飾卻已其精美的質地與紋飾為人珍愛,成為玉器中一個不可或缺的品目,我們可以說:劍雖然在戰場上沒落了,但在民間它始終保有王者的地位。 

    中國刀劍工藝最高水準,在史料上有詳細記錄的,應該是東漢時代出現的“百煉鋼”。百煉,則是反覆加熱、折疊鍛打一百次,使得雜質盡出,最后鍛造出最精純的鋼。可惜這樣的技術太費工,動輒耗費數年,才得神兵三五把。到了唐末“安史之亂”,社會大亂,十室九空,百煉鋼的技術就逐漸失傳了。到了北宋,當時的大科學家沈括曾在《夢溪筆談》一書中說到他造訪磁州鍛坊,觀看煉鐵,才認識所謂“真鋼”。他還記述了當時的一把寶劍:有人將十支大釘釘入柱中,揮此寶劍一削,釘子全部截斷,劍鋒卻纖毫無損;用力彎曲,劍身如勾,放開來鏗然有聲,又如箭弦一般平直。 

    到了明朝,更是每下愈況。戚繼光在《練兵實紀·雜集》中指出,當時的工匠不肯好好磨刀,結果“砍入不深、刀芒一禿,即為頑鐵矣。” 

    清朝的乾隆皇帝是非常重視文治武功的一位。他尤其喜愛刀劍,從乾隆十三年到二十二年,不惜人力物力,制作了一批款式精美的刀劍。由于“今上”的重視,當時冶煉刀劍的技術又大幅提升。有花紋鋼就是百煉鋼?根據中國自唐朝后就少有刀劍著作、墓葬出土來推測:百煉鋼的技術,唐以后可能就失傳了。清朝扣鳴刀上花紋鋼的技術,很可能是從日本、東南亞、中東、印度學習的。世界上最好的花紋鋼不在中國,我們古代刀劍的鑄造技術,沒有流傳下來。 
閱讀:
相關新聞       劍文化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公开一波中特会员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