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功夫資料資料集錦
搜索: 標題  

武林舊夢:民國年間為何武學興盛

[日期:2016-03-05]   來源:澎湃新聞網   作者:王啟元   背景:  
A-  A  A+

趁最后一點點武林夢還未碎盡時,功夫還是要練,真武術也要講。“真武林”是什么樣?達摩、張三豐、宋太祖、岳飛、戚繼光們都太遠,離我們最近的武學高峰,是民國。

對許多人來說,武林如同夢寐,似乎只存在于金庸們的小說或者徐克們的電影之中;武林中人,亦不過一場游戲一場夢。浸染那個武林夢的人,可以把自己任意幻想成踏雪無痕的飛賊,或是比武招親的力士,抑或以一當萬的莽夫,遇到英雄救美、匡扶正義之類的好事,自己就可以代辦。

可這樣的“武林”越多,真正的武術就離我們越遠,最終就剩若干謀生者勻勻手、翻翻跟頭。我總以為,趁最后一點點武林夢還未碎盡時,功夫還是要練,真武術也要講。“真武林”是什么樣?達摩、張三豐、宋太祖、岳飛、戚繼光們都太遠,離我們最近的武學高峰,是民國。

孫中山題詞:尚武精神

晚清以來民間武術復興

大師們畢竟不是石頭里蹦出來的,民國武術盛況空前,中華武士會、中央國術館蒸蒸日上、大師輩出,離不開晚清以來武術復興的民間土壤。

清朝早期有嚴格的禁武禁私兵制度,不僅不能設擂比武(洪熙官、方世玉電影里那些比武招親情節都是要殺頭的),或者私自傳授功夫,就連家里放點管制刀具也是違法的。在清初這樣嚴格的“禁武”管制之前,明末的雙手刀法、槍法及射法,都曾達到高峰,這里不能詳述;但晚明時的武學成就,遭此易代之際,被迫停滯了兩百余年,也算是文明一大浩劫。

禁武的改變,是從晚清時候開始的。今天武壇各大派,可明確上溯的傳承最早也只能到十九世紀五六十年代,不論是太極、八卦還是八極、劈掛。這正是康乾時期對武術的打壓到晚清才減弱所致。至于再往前的偽托,有乾隆時的大師,明代的宗主,遙遠的岳武穆、宋太祖甚至武松,基本都靠不住。

到了民國初年,大派大師開始齊齊地出現。除了嘉、道以后帝國控制力減弱,習武禁忌開始松動的原因外,很重要的原因是南方的太平軍與北方的捻軍肆虐,民間不得不設法自保。這復興的第一代拳師中,著名者如李云標、李大忠,馬鳳圖先生祖父馬捷元等高手,皆在與捻軍的戰斗中或殞身或重傷。他們的門徒徒孫一輩,大多又參與了三十余年后的義和團運動。

要知道,義和團是一次清政府官方鼓勵的全民習武運動。雖然之后的影響不甚曼妙,但確確實實為傳統武術在民間尤其是在華北的推廣,狠狠地助了一把力。其中涌現過不少著名的大俠,如“大刀王五”等。民國初年的天津武壇諸將,如武士會長李存義、董海川弟子宋唯一,及稍晚輩、后來的名中醫王子平,都是參加過義和團的人物。

所謂時勢造英雄,正因十九世紀晚期中國的動蕩,才引得民眾重新拾起各路武藝,遂有高手出世,以武犯禁。武林重振的基礎就在于此。

德國女攝影家海達·莫里循(Hedda Morrison)攝,現藏哈佛-燕京圖書館。照片中拳師傳授的應為八極拳,此式為八極拳小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門頂肘”式。

鐘情武術的民國政壇大佬

民國政壇中,也有鐘意武術的傳統。

比如孫中山,雖是謙謙君子、手無縛雞之力,但他很可能是個武術迷。他在精武體操會十周年時為這家武館題下著名的“尚武精神”四個字,還為精武會特刊《精武本紀》撰寫序文,使體操會成為一時之重。不少民國政要,尤其是軍界大佬,都為各色武術團體張目,如馮國璋做過中華武士會的名譽會長,蔣介石授意成立中央國術館,舊軍閥里功夫最好的馮玉祥還做過那里的名譽館長。這里面除了興趣外,現實的效用也不容忽視。

說到民國Founder們對武術的訴求,最典型的就是同盟會“燕支部”的成立與輸出的人才。

“燕支部”前身,最早要上溯到清末廖仲愷曾兩次奉孫中山之命來天津,擔任同盟會的天津主盟人。后來,又有了同盟會河北支部的外圍組織“共和會”,及汪精衛領銜的中國京津同盟會分會。到了民國建立后的1912年3月,中國同盟會轉為公開政黨,但遭到袁世凱的打壓。燕支部就是在此時由孫中山授意成立的,算是孫博士在“南北議和”后,給北洋政權的后院布的一個局。這一次小小的嘗試,雖不至于真正意義上給北洋政府添亂,卻在中國武術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燕支部”當然是個革命組織,但它的副產品有些特別,那就是因“燕支部”而成立的“中華武士會”;甚至,武士會還早“燕支部”一個月掛牌。武士會正副會長就是同盟會成員葉云表與馬鳳圖。“葉云表”在電影《一代宗師》中出現過,為了附和葉問而被說成了廣東人,其實他和絕大部分第一代武士會成員一樣是地道的河北人。這群由孫中山等南方政權組織起來的武林高手,革命事跡雖不甚顯著,但造成的社會影響卻不小,除了成系統的武學訓練與比賽體制的建立外,武士會本身培養出來的武術大家們,對近代史的進程都產生了不小的影響。

1916年4月,中華武士會本部第一班畢業學員合影

《LIFE》雜志攝影師Jack Birns攝于1948年3月,照片中的老拳師是當時著名的跤王佟忠義。

比如不少高級護衛都出自武士會教師“神槍”李書文門下。溥儀出關任“偽滿洲國”皇帝時的御前侍衛,就是李書文最卓越的弟子、也是武士會的成員霍殿閣。霍公晚年因違抗日本當局的旨意流落長春街頭郁郁而終,殊為可惜。另一位劉云樵,是李書文的晚年弟子,抗戰勝利后隨蔣介石去臺灣,任侍衛室安全顧問。劉不僅出自民國第一流高手門下,且晚年推廣武術至日本、東南亞,尤其對八極拳在全世界的傳播,居功至偉。

閱讀:
相關新聞       武林舊夢  民國武學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公开一波中特会员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