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武當功夫
搜索: 標題  

王維慎嫡傳武當松溪派全套內功

[日期:2016-01-29]   來源:武當俗家理濤   作者:武當俗家理濤   背景:  
A-  A  A+

一九一四年舊歷三月二日,王維慎出生于四川省南充縣一個醫藥世家,其父王啟文醫道精深,聞名鄉里,并深得推拿跌打秘法,幼年的王維慎便受到父親的耳濡目染,愛上了武術,十歲左右,被送到南充精武體育學校,拜林濟群為師。王維慎天資聰穎。得林濟群先生指點,技藝大進。成為林先生的得意門生。

一九三七年,中日戰爭爆發后,王維慎懷著一腔報國熱情,入伍從戎,奔赴抗日前線。一九四二年王維慎所部駐守江西浮梁(今承德鎮),一天,有一個人不慎從高處跌落摔傷,生命危在旦夕,王維慎諳熟醫藥,見狀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時一老道人從此經過,華發虬須,修長清瘦,雙目明澈深邃,一派道風仙骨之姿,他觀察了一下垂危病人的傷勢,只見他輕舒右臂,左手捋住右袖口,伸出兩根瘦長的纖指在病人傷口處輕輕點了點,從囊中掏出幾粒丹藥,讓病人腿下,頓時氣色漸復。十日之后,病人便能下地行走,傷愈康復,王維慎深知拳術醫道相依,且十道九醫,有如此高明醫術之人,安能是等閑之輩,便有拜師之念,數日之后,道人拂袖而去。王維慎挽留再三留他不住,便緊跟不舍,行一峽谷間,道人隨手指了指路邊一塊巨石道:“能移勸那塊頑石嗎?”王維慎見道人松口,心中大喜,且思忖自幼習練武功,想來移那石頭便也算不得什么,誰知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石頭動了動,那道人住足仰天朗聲大笑,走上前去只伸出一只手便把巨石擎上頭頂,王維慎哪里相信自己的眼睛,楞了半響才恍然醒悟,頓時跪在道人面前便拜,道人見王維慎有一定功底,心誠意堅,便道:“我乃一介山野貧道,姓李,昊天者是也。原為皇胄,無奈國破家亡,世事多艱,投身武當山修道數年,得山門內松溪功夫,后便云游四方,扶困濟危,以度生年。今收你為徒,傳你武當松溪派內家拳術,望你切記松溪祖師真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且不可恃技欺弱,胡作妄為。

王維慎大喜過望,又拜了三拜,同老師一道返回。從此朝夕與李晃天大師練功不輟,不覺幾年過去。一日李昊天對王維慎說:“相處幾載,我的功夫已悉數傳之與你,功無止境,你可自己揣摩,尚若授徒,切記教技授德。今將武當松溪派一線傳下的秘傳經典——《閑談野議》給你,請你妥為保管為善。王維慎與老師道別后,更加刻苦練功,以期有朝一日能為國為民干出一番事業。

現在談起這些,王老不無遺憾地說:“文化大革命開始,老師傳下的經典被搶去付之一炬。”言語中,不覺暗然神傷。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武當松溪內家拳術的真功實技卻被王維慎大師完整地保存下來,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二、“松溪派的本源出自武當一脈”

談到傳統武術流派的繼承和發展時,王老說:“解放幾十年了,武術界的門派觀念還不夠解放,門戶觀念很嚇人。我真怕麻煩。”這正是王老為什么多年隱蹤武壇的原因所在,他說:“麻煩不是別的,而是一些不必要且無益于武術繼承、研究、發展的口上的爭執……

這些話可謂一位老武術家的經驗談。當年為了糊口,王老在川軍中任武術教官時,因為堅持自己的觀點,就有許多人來找他的麻煩,甚至進行人格攻擊。因此,他從戎之后從未在公共場所練過攀,解放后,王老到上海工作幾十年沒有誰知道這位埋頭苦干的川江漢子意是三十年代就聞名武林的武術大師。七十年代末上海武協主席顧留馨經過各種途徑尋晾登門造訪王老時,武術界還沒有人知道王維慎這個名字,特別使王老不能忘記的是第一次應邀出席在上海盧灣區體育館進行表演后的情景,這次表演,是粉碎四人幫。后上海武術界的一次露大盛會,各方名家薈萃,各路高手如林。然而,王老卻一個也不認識,當王老表演贛束后,功驚四座,一時嘩然,有人問此人何許人也,練的是哪路拳,王老便如實相告說:“武當松溪派拳術。”聞者驚訝地問道:“什么叫武當松溪派呢?”。王老聽了這話有幾分尷尬,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

武當松溪派的本源出自武當一脈。它是明代武當內家拳傳人張松溪在長江,黃河流域一帶,接受了僧、岳、杜、趙、洪、字、慧、化。八家拳術,吸收其精華麗溶于武當張三豐所創內家拳中,形成了獨樹一幟,風格奇特的新拳種。

此派拳術其法主于御敵,其用旨在健身。以靜制動,以柔克剛,后發先至,僧力打力,乘勢取人,內練意識,外練形神,以意領先,以目顯神,外視對手,內內外相合,法在機先,貴于宜時,因地制宜,因人而異,不悖其則,不拘成規。講究。抓妨拿脈,打穴擊要”,松靜圓活,周身一體。如果堅持不懈,勤修苦練,循序漸進,可達到修身,養性。健身,防身的目的。數百年來一直一線相承,圃于道門檻里,世人鮮知。

談得興起,王老捏滅煙蒂,從藤椅上站起來,找來一柄三尺長短,胳膊粗細的木棒,用手交替在上面扣抓,發出。吱吱嘿嘿。的響聲,那一雙綿軟柔韌的手,突然變得象剛刀一般在那根被唐得锃光發亮的木棒上留下了幾道深深的溝痕;尚若與人交手,真令人實難想象后果。不惟如是,接著王老還當場表演了內壯排打功,只見他右手將圓木掄起狠狠向左胸肋和肩胛等處猛力砸去,發出。嘭嘭。的聲音,我慷得額頭早滲出冷汗。對于王維慎大師來說,這些只算得是。示范。一下。雕蟲小技。而巳,而武當松溪派內功的神威豈是這“抓”“拿”木棒所能體現?在一篇介紹王維慎大師的文章中曾有這樣一段記述:

一九八O年隆冬的一個下午,王維慎應上海武協之約在上海市盧灣體育館內,表演了武當松溪派武功。那天,盧灣體育館內,座無虛席。賽場中央懸空、吊著一根粗二十公分。長三米多的圃木,這根粗圓木的,左右和一端,備站著一名身強力壯的青年。隨著。準備”的口令,三名青年都抱著圓木,擺著,前推的姿勢。王維慎精神抖擻地出現在圓木的另一端。只見他大吼一聲:“開始!”。三個青年使出渾身力量,把圓木重重地向他的心窩撞去。一下,兩下。三下,……一下緊似一下,一下重似一下,觀眾們隨著撞擊聲,不約而同地發出。噢噢的驚呼聲。

可王維慎竟穩如磐石,巋然不動。據行家分析:這根圓木重遍百斤,三個青年的推勁,加上圓木運動的慣性力量,足有千鈞之力,如擅在墻上,可將墻擅穿。全場觀眾膛目結舌,聱嗅嗅。的贊嘆聲久久縈繞不敝。接著王維慎又表演丁頭頂功夫。他接過一塊一寸厚,三十公分寬,一公尺多長的硬木板,猛地雙手掄起,狠狠地自擊頭部,連擊三板,厚板碎裂,他卻酉不改色,神色如常,……,這時,一位年輕人手舉一根胳臂粗細的木棍,對著王維慎小腿迎面打去,人們失聲呼叫。不好”。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棍落處發出清脆的。啪。聲,而他卻毫毛無損,示意年輕人再來幾下……。

王維慎技驚四座的表演,使人們褥以窺見到武當松溪派內家拳的精湛內含。人們輾轉相告,稱他為“自漾弄奇人。” (當時王維慎大師隱居在上海一條叫白漾弄的小巷里。)

通過和王老親切的交談,王老的精彩表演,使我更加感到中國的武術沒有失傳,真功實技藏于民間。

閱讀: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公开一波中特会员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