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海外功夫忍術
搜索: 標題  

你還相信忍術是種神秘厲害的武術嗎?

[日期:2015-08-08]   來源:功夫資訊網   作者:KungFu   背景:  
A-  A  A+

不久前,日美聯合軍演中出現了一則帶有神秘色彩的新聞——“訓練中日方出動了忍者”。幾張女忍者表演的圖片更是傳遍網絡。這不禁讓人聯想到,難道傳說中神秘的忍者是日本自衛隊的秘密武器?國內更有評論認為,這是美軍在向日本偷師忍技,想包裝自己軍隊。事實究竟如何?

日本自衛隊的訓練科目中也沒有忍術,注重訓練現代軍事技能和身心素質

那么,是否如硬氣功之于中國軍隊又或者瑜伽術之于印度軍隊,日本自衛隊也學習了本國傳統的忍術呢?答案是否定的。以日本陸軍為例,訓練分為個體訓練和團體訓練,前者訓練單個士兵的軍事素質,后者則是訓練團體戰略、戰術。而前者中跟武力有關的包括基本訓練、射擊、武器防護和綜合格斗等。8公里越野、夜間負重50公斤野外拉練等基本項目讓許多士兵叫苦不堪,甚至發生過士兵為了躲避訓練而自殘的事情

那么,格斗項目中是不是包含忍術呢?答案又是否定的,據說日本自衛隊的格斗融合了空手道和柔道的技巧。不過,一些視頻顯示,日本自衛隊的格斗訓練主要還是由套路拳(類似中國的軍體拳)、兩人徒手對打和拼刺刀等項目組成。

日本自衛隊每年都有大量的時間用在團體訓練上,如,在配有激光交戰訓練裝置等設備的富士訓練中心進行,得到實戰效果。而日本海陸空自衛隊的聯合訓練,以及日美聯合軍演都是日本自衛隊每年必備修煉。

原因在于忍術已經和現代格格不入,只能進博物館

被神化的忍者傳說其實開端于并不神秘也不浪漫的戰事,只是被后人一再加工

人們印象中的忍者——穿著黑色的忍者服,飛檐走壁,分身遁地,幾乎無所不能。但事實上,日本三大忍者秘籍——成書于1681的《正忍記》里,忍者的衣服其實有很多種顏色,包括茶黃色、橙黃色、深藍色等。而且跟一般農民的服裝也沒什么區別,只是多了個能夠隨時去掉的頭巾。

甲賀和伊賀是忍者的發源地,兩個地區也是鄰居。在奈良時代和平安時代(此時中國是唐朝),日本的神社寺院的能耐很大,伊賀、甲賀人都臣服于寺社,不過后來地方上漸漸有了獨立武裝,寺院的力量式微。被寺院稱為“惡黨”的民眾相互爭斗,去村莊搶奪進貢財物,而村莊也使出渾身解數來防范。當地人在爭斗中練成了“奇襲”的本領。

忍者有據可考的真正登上歷史舞臺是在1487年,當時的幕府將軍足利義尚攻打一個叫六角氏的領主。后者逃到了甲賀,甲賀人和伊賀人決定幫助這位倒霉的領主。在和幕府軍隊戰斗中,靠著之前累積起來的“奇襲”本領,當地人在樹林中誘敵深入,利用地勢往下滾圓木和石頭,能殲滅時就殲滅,不能殲滅時就藏起來。后來甲賀人和伊賀人夜襲了幕府將軍的軍營,有的傳說里,他們還殺到將軍的臥室砍傷了將軍,由此忍者一戰成名。“神出鬼沒”等評價更給他們添上了神奇色彩,后人也一再加工。

所以,一個被賦予太多神話色彩的詞語其實開端自一個并不神秘的故事,而隨著人們口口相傳,一個個玄之又玄、邪乎又邪乎的故事誕生了。就如同在中國功夫神話中,總有超然脫俗的老道,或者童顏白發的高手一樣。而甲賀和伊賀的忍者們,其實就是靠著類似于“地道戰”這樣的戰術,倚仗對當地地形的熟悉,出其不意而制勝。…

忍術其實是“間諜”本領,與武術關系不大

由于伊賀地區的土地非常不適合耕種,那里的農民過得非常苦,許多農民就背井離鄉,當起了職業忍者,受雇于各地的領主。而他們也有一些獨家道具,例如用于通信的狼煙筒、非常鋒利的鋸子等等,忍者一般也擅長火藥制造與應用。而后來,日本戰國時代的著名武將織田信長四處征戰,征服了包括甲賀在內的伊賀周圍地區。孤立的伊賀成為了絆腳石。在1579年織田信長之子大敗于伊賀。他為此大怒,第二次進攻終于攻陷了伊賀后,發動了不論男女老少,每天殺三四百人的大屠殺。戰后,幸存的伊賀人離鄉背井,又去到處當忍者。

而傳說中忍者的名字來自于日本圣德太子(527—622年,被古代日本人神化為“日本的釋迦摩尼”)的一名情報人員大伴細人(傳言是甲賀人的祖先)的稱呼。事實上,四處活動的忍者們也的確是做間諜工作的。他們最擅長的不是打架,而是喬裝打扮,打聽消息。而所謂的女忍者,其實是指喬裝成舞姬、妾侍混到領主家打探消息的女人。他們也很少進行暗殺工作。并且,忍者和武士根本不是一個階層,他們地位一般要低很多。

你還相信忍術是種神秘厲害的武術嗎?

表現忍者喬裝成女仆搞刺殺的畫作

所以,日本軍隊即使想用忍術做表演項目也不知道演什么,因為武術根本就是忍術最弱的一環。而傳說中那些飛天遁地的東西其實也就是個傳說而已。忍者們倒是會一些障眼法,類似于現代魔術。

日本真正的最后一個忍者出現在159年前,現在的忍術教習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

在戰國時代,日本忍者很活躍,因為戰爭四起,領主們就需要大量的間諜、探子。到了和平多了的江戶時代,許多忍者都失業了,于是紛紛轉行做起了普通人的工作。而到了明治時代,忍者這個古老的職業徹底死亡。最后一次有史料記載的忍者是在1853年,當時美國海軍東印度艦隊司令佩里率領艦隊訪日,要與日本政府商討開放口岸通商。一名藩主的手下澤村甚三郎奉命去偵查日本戰艦。調查完之后,這名忍者把詳情呈報給了藩主。而調查結果自然也就無從知曉。總之,這是忍者最后的面目。從此,這個群體就消失在了日本歷史中。忍者并不是隱姓埋名,而是隨著日本的近代化,他們失業了,只有改作其它工作。

后來倒是有不少人自稱是忍者的傳人,比如被稱為“日本最后一個忍者”的藤田西湖,他會一種叫“南蠻殺到流拳術”的搏擊術。傳說中他還在二戰時的日本陸軍中野學校講過課。而一些對該學校學員《畢業證書》的分析發現,學員的課程中包括“忍術”,不過這些訓練并沒有給學員培養什么“忍者技能”。

事實上,日本整個國家在明治維新后開始發憤圖強,在軍隊的改造上以西方強國為榜樣,向德國、法國等國學習,徹底割棄了以前的影子。所以,日本軍隊在過去也沒有培養過什么忍者。

你還相信忍術是種神秘厲害的武術嗎?

伊朗“女忍者”其實學習的是格斗技能

而現在,許多自稱是忍術師傅的人在世界各地都開了忍者武館,更吊詭的是,教學師傅還多半不是日本人。這些忍者武館中,學員們學習一些混雜的格斗技能,還有“黑帶”這樣來自柔道或者跆拳道的等級稱呼,實在不知道是該夸專業還是不專業。而今年上半年,英國路透社就報道了幾千伊朗婦女在學習忍術,還說她們或許是伊朗的秘密武器。實際上,看那些訓練的圖片,這些婦女也是在練習格斗技能。

根源:與時代脫節的文化歸博物館,不需要過度想象、寄托

日本的忍者文化發達嗎?如果以《火影忍者》這樣的動漫或者一些影視作品來看,當然是發達的。不過去日本旅游的人會發現,原來日本的忍者也就是活在“旅游”中,像是北海道的伊達時代村就是一座體現江戶時代風情的主題公園,日本的兩大“特產”——忍者和花魁的表演當然不可少。而在忍者的發源地,甲賀和伊賀,當然就更是隆重,伊賀還有一年一度的忍者節。當地大肆地發展忍者文化,一方面是為了保存古代傳統,另一方面當然是為了旅游經濟。不過這些做忍者表演的當然就只是演員而已。

你還相信忍術是種神秘厲害的武術嗎?

忍者博物館吸引了不少旅游觀光客

而現在,日本又有另一個人號稱是“最后一個忍者”,他叫川上仁一。不過他在少時學藝后就成了一名工程師,后來才重拾舊業。這位甲賀派出生,又跑去伊賀的忍者博物館做名譽館長的人,也沒有給大家講授所謂神乎其神的忍術。相反,最近一次采訪中,他體現了清醒的認識:真正的忍者已經不存在,因為忍者根本不適合生活在現代,而他自己也不打算再招收任何徒弟。

日本國家電視臺NHK曾經為忍者拍過紀錄片,也完全沒有神化傾向,而對有記載的忍者故事進行一一考證,沒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事情。

的確,忍者已經跟這個時代脫節,那些間諜術對于今天也沒有什么借鑒意義。不過,忍者當然也可以作為文化牌、旅游牌打下去。事實上,日本人自己看忍者也是和外國人一樣看個“稀奇”而已。他們更愛看的是K-1這樣激烈、實戰的現代綜合格斗比賽。

一些過時了的、被嚴重幻化的東西,也確實該被時代淘汰,走進博物館,而不是作為活著的“驕傲”,虛妄了

結語

常常有人打出“日本忍術VS.中國功夫”這樣的牌子,殊不知,日本忍術既不是武術,又早已進了博物館,并不算日本的民族驕傲。而現代激烈的“武術比。

閱讀: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公开一波中特会员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