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武術名家各派名家
搜索: 標題  

一代宗師孟憲超

[日期:2014-03-01]   來源:開封日報   作者:馬燕 文/圖   背景:  
A-  A  A+

峨眉拳是我國著名三大派拳術之一,與少林武當齊名,均為天下所重。相傳其創始人為古代的一名道姑,峨眉拳亦是一種女子防身術。“技而晦之,自可全身”是其指導思想,學了技藝藏起來,不讓人知道自己的底細,以便在危急時刻出奇制勝。因此,峨眉拳有“不言師,不在人前演藝,不與人教技”三條戒律,加上峨眉拳多在出家女子中流傳,造成了峨眉拳鮮為人知的現狀。隨著時代的發展,峨眉拳作為武林瑰寶,急需挖掘和保護,作為峨眉拳傳人,孟憲超不僅做了大量的資料挖掘和整理工作,還言傳身教帶出了一批身懷絕學的徒弟,為峨眉拳的發展和傳承作出了貢獻。

少年學藝 鍥而不舍

我父親是一名軍人。新中國成立初期,大軍南下,我亦隨軍。少年時期,我在部隊大院長大,那個時候,有一位老師傅經常在院里修鞋,我沒事兒的時候就去看他修鞋。我從不知他的姓名,更不曾想他會對我的一生產生重要的影響。

1956年前后,我在北碚區重慶市十三中上初中,當時北碚區武協貼出了一個武術訓練班的招生廣告,當時我和另外兩個同學去文化館報了名,后來吃驚地發現,教授我們的竟然是大院里的那位修鞋師傅。原來他就是吳先緒,是當時北碚區武協委員,專門負責業余武術訓練班。

一般情況下,訓練班辦一個月后,很多人因吃不了苦會陸續離開,剩下的學員寥寥無幾,訓練班便再招生。而我好幾期都報名參加學習,并且堅持下來,吳老師看我學得好,經常叫我示范,并且跟我說:“你以后到我家里去學吧,不用再到班里學了,學完也不要到班里練。”

我記得繞過文化館后面的山和一條河,就是吳老師的家。到他家后,他對我說:“我教你一種很好的拳術,叫峨眉拳,不好學。單式多叫峨眉樁,其實就是一個招式一個招式地練,你要好好地學、好好地體會。峨眉拳別具一格,失傳了實在可惜。”并說:“以前有兄弟兩個跟我學習峨眉拳,練得非常好,但為了生計,他們學了一半就外出做小生意了,實在太可惜了。你要好好學習,盡快學完,把這門拳術傳承下去。”我當時就要拜師,吳老師卻說,峨眉拳“不自稱師道”。他只能向我傳授,不能讓我拜師。

那時正是國家經濟困難時期,物質貧乏,各種食品供應很緊張。有一次我拿了四兩糖塊,這是定量供應的,去修鞋社看吳老師。吳老師看看我說:“我不吃你的糖,你只要能為峨眉拳正名,使峨眉拳不失傳,就對得起老師了。”這句話我記了一輩子,這也是我整理、宣傳、傳授峨眉拳的動力。

傳播拳術 矢志不渝

1962年8月,我離開重慶到了東北,在一個農場里工作。因為環境限制,我不能每天練拳,就每天在心里默記口訣,無人的時候才偶爾偷偷練一遍。

1970年,我隨父親回到開封,生活比較穩定,這時,吳老師的教誨又在耳邊響起:“要為峨眉拳正名,使峨眉拳不失傳。”于是,我一邊整理資料,一邊開始想著如何傳播峨眉拳。

為了系統地整理峨眉拳,我開始大量研讀資料,廣泛涉獵。《辯證唯物主義》、《中國通史》、《中國武術史》、《詩經》、《左傳》、《孫子兵法》……這些書都是我床頭和書桌前的常客。我還翻爛了兩本《新華字典》。

1979年,國家體委帶領國家武術挖掘調研小組來到河南省體委,通知我到省體委對峨眉拳進行調研,最終定性峨眉拳為“純技擊性”拳術。國家體委要求省體委將我以開封市武術人士特邀代表名義,參加省體委組織的“河南省武術調研賽”,不占開封名額。我帶領學生吳學智、靳寶生一起參賽,峨眉拳第一次公開亮相。

1986年,我遇到河南大學馬青海教授,他勸我公開發表峨眉拳資料。在他查閱了圖書館檔案資料后,向《武林》主編王國輝先生推薦了我寫的峨眉拳資料文章。《武林》雜志1986年第四期《挖掘珍寶》欄目在頭版頭條用“峨眉拳”名稱發表,我的名字被推上雜志的頭條,整個武林界為之矚目。此后,我先后在各種學術雜志上發表關于峨眉拳的論文近百篇,并多次為專家、學者引用。

1987年,開封市武協峨眉拳研究會成立,我任會長。1988年,河南省峨眉拳學術研究會成立,我再次任會長,開封也成為峨眉拳傳播的沃土。來自全國26個省市的1000多人參加了峨眉拳的培訓班。自此,整理資料和傳播峨眉拳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一代宗師 后繼有人

當我還是一個毛頭小子的時候邂逅了峨眉拳,耄耋之年,我依然在研究學習傳播峨眉拳。在動亂年代,我也曾因教峨眉拳挨批斗,連累家人,但我矢志不渝。這一甲子的時光都與峨眉拳密不可分。我只有初中的學歷,然而為了峨眉拳,我學習、閱讀了大量的文史資料,只為系統整理峨眉拳,讓峨眉拳不失傳。發表在各類學術雜志上的文章更是凝聚了我的心血。

2007年,我編著的《峨眉拳全書》出版,其中所有的插圖都是我一筆一筆畫出來的。如今,武術界說到峨眉拳,都不得不提到開封。我的親傳徒弟有上百人,再傳弟子有幾千人,他們的足跡遍及全國各地。可以說,峨眉拳在開封這片沃土的滋潤下,逐步發揚光大。為此,我非常欣慰,因為我沒有辜負吳先緒先生對我的期望。他若九泉有知,定會含笑。

閱讀:
相關新聞       孟憲超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公开一波中特会员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