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武術流派太極拳
搜索: 標題  

解讀宗岳門太極拳論

[日期:2012-07-18]   來源:功夫資訊網   作者:葉金山   背景:  
A-  A  A+

王宗岳太極拳除了是一種武術之外,它的哲理是中國極高的宇宙真理。這個真理是原自于中國文人武士普遍信從的太極統一思想。太極統一思想,它不是一種宗教信仰,更不是道教的信仰。因為,它毫不迷信,像科學一樣,是任何信仰的人都可以接受的,也不影響到個人宗教信仰。

太極統一思想是過去文人武士普遍信仰的氣節。太極統一思想是以太極陰陽融合的觀念,使人向太極之道的上層次,自太極之道的內層次走。去追求宇宙和人生的終極和諧,以及世界的和平和幸福。因為,文人武士向上講陰陽融合就是講和諧。家庭和諧就是鄉里平靜,鄉里平靜就是國家和平,國家和平就是世界和平。這就是靜和的向上力量,就是和諧的平靜,就是太極的靜。所以,太極的靜就是和“靜”之則“合”,就是“和”之則“合”。不向上講融合,就是向下講陰陽爭分。爭分就是動亂的開始。家庭爭分,鄉里不安。鄉里不安,國家動亂,國家動亂世界就不會和平。這就是動分的向下力量,這就是爭分的的變動,就是太極的動。所以,太極的動就是爭“動”之則“分”就是“爭”之則“分”。中國的文人武士透過陰陽和諧的靜合哲學,領略了太極之道的統一與和平,以及從太極之道的這個宇宙中心力量得到了生命中最大的信念和力量。這種信念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也是非常強大的,即使他們面對金錢和權利的誘惑,也不會稍稍移動,即使他們面對黑暗和恐懼,也不會害怕死去。所以,最后就成就了與天下太平,勇于赴死而無所畏懼的高尚氣節。古時候的中國文人武士很多都是太極統一思想的信念者。就像宋代文天祥的正氣之歌說的那樣“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日浩然,沛平塞蒼冥。”你看這種陰陽和諧的太極正氣,可以讓河嶽立于地,讓日星定于天。這種和諧的正氣力量在人身就是浩然之氣。這種浩然之氣和充塞在天地的正氣是完全一樣的,所以,文天祥是受人尊敬的氣節之士。他受難而死的生命,比那些有錢的人,比那些做大官的人,比那些富貴而長壽的人更有價值,也更受人尊敬。這就是中國文人武士敬畏的一面啊!像文天祥那樣的文人武士向太極融合的上層走的,內層走的。所以,他們有了傲人的氣節,成了受人尊敬的人。

明代歷史學家黃宗羲在王宗南墓志銘中說“有所謂內家者,以靜制動犯者應手即撲”。這句話就是說,古代所謂的內家拳的這些人,他是用一種靜的方法來制服動的技術。觸犯他們的人往往一應手就倒在地上了。那麼這里面所為的內家以靜制動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過去有很多不懂內家武術的人,他們講到以靜制動,往往以為是以不動去制動。所以,他們就在應敵的時候,靜靜不動的站在那里任人宰割。他們以為這就是內家的以靜制動。其實,內家的以靜制動,不是以不動去制動。所謂的“靜”這個字,它的意思就是“靜合”的意思。這個靜子就是出于太極拳哲學的動靜分合,其中,把陰和陽在靜的時候會合成太極。這樣的靜合概念簡稱為靜。所以,靜就是靜合的意思,靜不是呆呆的不動的站在那稱為靜。所以,所謂的以靜制動就是采取靜合的方法,就是用融合的方法去制動的。所以,這也叫做以靜制動,以柔克剛。古時候也稱以靜制動,以柔克剛,也稱為“和暴制剛”所以,靜就是“和”。就是和對方融合,這個靜就是靜合。這是從太極拳的哲學中出來的。這個靜不是一般所謂的安靜不動。所以說,練太極拳不但要明白融合,更要明白“靜”這個字是什么

太極拳論的“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大家一定要注意,這里的“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的“動”字和前句動之則分作為“爭”的動字,字意不同。動急動緩的“動”字是變或移的意思。是指融合時走粘的變動或移動。太極拳“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是在融合的合擊走粘狀態中說的,不是在分開的分擊狀態中說的。但是,即使在分開的分擊狀態,這句話仍然是有效的。因為太極拳有“彼動我先動”的技術。所以,對方一動,我就利用引進落空的上翻肘式下壓肘式,以平行疊臂技術來進行未接觸之前太極的隔空融合。進而進入到接觸后太極的沾粘融合。所以,太極拳無論是分擊或合擊,都是以陰陽融合成一個太極的概念進行作戰。并不是合擊用融合,分擊就不用融合。既然太極拳無論是分擊或合擊都同樣用融合。所以,無論是分擊或合擊都要同樣做到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太極拳能夠動急則急應,動緩則緩隨,就表明能夠與敵人動靜合一。什么是急應緩隨哪?《易經》乾卦說”同聲相應“這個應就是和諧的和,應也是隨的意思。淮南子髯冥訓說”應而不藏“這個應就是隨。所以,動急則急應的應和后句動緩則緩隨的”隨“子意思是相通的,也都有和諧順隨的意思。急應就是快速順應隨從而加以融合,緩隨就是緩慢順應隨從而加以融合。

我們要特別注意的是,這里急應緩隨,是像水蛭吸附在人的大腿上的急應緩隨,是像小手臂沾粘連接大手臂上的急應緩隨。這種急應緩隨是一種靜,而不是一種動,是一種靜中之動,而不是動中之動。當人的大腿移動的時候,水蛭并沒有主觀的反應動作去移動自己,甚至可以說水蛭根本是靜而不動的。當大手臂移動的時候,小手臂也沒有主觀的反應動作去移動自己。甚至可以說小手臂根本是靜而不動的。這種靜中之動,這種以靜合接觸融合敵人而動的動靜變化,就是王宗岳祖師在十三勢行功歌決中所說“靜中觸動,動猶靜”應敵變化是神奇的功。這種靜中之動就是我無所能應敵成體,如水生波,如火作焰的動。這種動,你從融合處去看它,它根本沒有動,所以,它就是靜。你從隨人而動處去看它又有動,所以,它又是動。王宗岳祖師講,以靜合接觸的靜中觸動是動猶靜,這個動的本質其實是靜的。水蛭和小手臂唯一的目標,不是要急應緩隨,而是要融合走粘,融合走粘是因,急應緩隨是果,有因才有果。先有融合走粘,才有急應緩隨。不是先有急應緩隨才有融合。如果不清楚這一點練太極拳推手就會以急應緩隨的動,來找融合。就會倒果為應逆練太極。所以,水蛭和小手臂當別人動,他們就動。當別人進,他們就進。當別人快,他們就快。當別人慢,他們就慢。他們只是以靜合來順人而動,并沒有主觀去移動自己。他們所有的動,不論是快是慢都是別人的移動所造成的。他們并沒有看到別人動快我就動快,別人動慢我就動慢的主觀意識行為。所以,他們的走粘都是一種靜中的順應,而不是一種刺激的反應。

“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獨知人”的太極拳人體工學。周禮考工記:羽者:鳥屬也。所以,這里的羽指的是鳥,一羽就是一只小鳥。句中一羽”對“蠅蟲,是小的有翅生物對小的有翅生物。一羽應當解為一只小鳥。一般將一羽解為一根羽毛并不恰當,因為羽毛并沒有自身的飛行能力。用來比喻太極拳的懸吊技術也并不適合。用于重量能夠不落于物體的沾粘解說也不合適。王宗岳太極拳在走粘用技時,連像小鳥的重量都不能加諸在敵人身上,也不能讓敵人像一只蠅蟲的重量落實在自己身上。這叫”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

閱讀:
相關新聞       太極拳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第 1 樓
* 匿名 發表于 2015/10/8 20:44:27
贊2015年10月8日
公开一波中特会员料